你的位置:首页 > 

2020-01-23

独家报道:  想了想,杨逸学着张勇的样子做了个咏春拳的起手式。  “这是什么……武技?和我知道的都不一样。”  杨逸双手虚张,等怀斯暴喝一声劈下右掌的时候,他没有按照正常路数来,却是双手一举迎了上去。  卸了怀斯的关节,杨逸的右臂一抬就架在了怀斯的脖子上,他用力一击就能撞碎怀斯的喉骨,但怀斯也算是杨逸遇到第一个真正的对手了,他把头一扭,左臂护在了咽喉上,并踢了一脚试图逼退杨逸。  怀斯的脸上显得极是不甘,但他还是朝着杨逸微微鞠了一躬。  卸了怀斯的关节,杨逸的右臂一抬就架在了怀斯的脖子上,他用力一击就能撞碎怀斯的喉骨,但怀斯也算是杨逸遇到第一个真正的对手了,他把头一扭,左臂护在了咽喉上,并踢了一脚试图逼退杨逸。  如果是别的事情,别的问题,杨逸更愿意隐瞒,他习惯将自己真实的一面隐藏起来,任何方面。  身随意动,杨逸没有躲,因为躲了会给怀斯出腿的空间,他双臂回收做了个拳击里的防守动作,由双臂承受了怀斯的一拳,而在挨了一拳的同时,他的膝盖上击,用一个泰拳里的膝撞去攻击怀斯。第983章 摩擦  杨逸还礼。  杨逸左手拉,右手卸,喀叭一声就卸了怀斯的肘关节。  杨逸左手拉,右手卸,喀叭一声就卸了怀斯的肘关节。  一个很小很小的拳种,却是真正有威力的那种,没什么强身健体的功效,真正要练就必须对练,对练就可能断胳膊断腿儿的拳种,除了那些真正需要用拳头和武器杀敌的人之外不会有人练,但练拳又怎么比得上拿一把枪呢。  杨逸恍然大悟。  杨逸双手虚张,等怀斯暴喝一声劈下右掌的时候,他没有按照正常路数来,却是双手一举迎了上去。  怀斯突然大吼了一声,然后快步朝着杨逸冲了过来,脚步交错而过,身体左晃右闪,在不懂的人看来就是故弄玄虚,但在杨逸看来,对手的步伐让他难以判断攻击会从何处发起。  脖子和心脏还有小腹是人类下意识就会保护的区域,但杨逸总是有办法把手伸到对手的脖子哪儿去,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天赋,还是一种偏好。

独家报道:  “我的荣幸。”  高手之所以是高手,首重判断,换成玄之又玄的术语,就是料敌于机先。  杨逸抓住了怀斯的胳膊,如果是空手道或者桑博一类的格斗术,这时候应该屈身下压借用身体的重量压断对手的胳膊,但杨逸不是,因为那样做的话怀斯知道应对之法,能摆脱他的控制。  杨逸抓住了怀斯的胳膊,如果是空手道或者桑博一类的格斗术,这时候应该屈身下压借用身体的重量压断对手的胳膊,但杨逸不是,因为那样做的话怀斯知道应对之法,能摆脱他的控制。  “我的学生也想观摩,可以吗?”  杨逸先是后退了两步,打乱怀斯调整好的脚步和预想中的攻击发起时机,所以后退两步很有意义,而且意义比不懂格斗的人想象中大的多。  杨逸抓住了怀斯的胳膊,如果是空手道或者桑博一类的格斗术,这时候应该屈身下压借用身体的重量压断对手的胳膊,但杨逸不是,因为那样做的话怀斯知道应对之法,能摆脱他的控制。  这一次,杨逸用的是纯粹的华夏功夫,真正的武术,真正的功夫,不会被世人所见,不会上电视,因为动作简单毫不花哨所以没什么美感,不会被那些导演看上拍成电影,因为出手就是断人关节要人性命,不可能上得了擂台,已经没什么人练,处于失传边缘的绵张拳。  杨逸也赶紧还礼,然后他也想摆个起手式,可是呢,他不会,或者说他没有固定的起手式……  杨逸兴奋起来了,他甚至察觉到了一丝忐忑,半瓶子晃荡,满瓶子不响,一个空手道黑带八段,越是谦卑有礼就越让人觉得深不可测。  “我的荣幸。”  怀斯笑了笑,那种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之后才会发自内心的笑。  杨逸一个转身,来到了怀斯的身后,双手很自然的就从怀斯的脑后伸了过去。  “我是怀斯,空手道黑带八段。”  怀斯看起来很有礼貌,他微笑着对杨逸道:“阁下刚刚打败的,是我的学生。”

独家报道:  所以怀斯不知道很正常,别说他了,就算在华夏,又有几个人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门拳法。  这是在为自己的传承扬名,为一门即将消逝的拳法扬名,所以杨逸直身,肃立,微躬,沉声道:“绵张拳,请赐教。”  怀斯突然大吼了一声,然后快步朝着杨逸冲了过来,脚步交错而过,身体左晃右闪,在不懂的人看来就是故弄玄虚,但在杨逸看来,对手的步伐让他难以判断攻击会从何处发起。  如果是别的事情,别的问题,杨逸更愿意隐瞒,他习惯将自己真实的一面隐藏起来,任何方面。  杨逸先是后退了两步,打乱怀斯调整好的脚步和预想中的攻击发起时机,所以后退两步很有意义,而且意义比不懂格斗的人想象中大的多。  但怀斯问的是拳法,那么作为绵张拳仅有的几个传承人之一,杨逸有义务,有责任,说出自己用的是什么拳法。  “谢谢,请稍等。”  脖子和心脏还有小腹是人类下意识就会保护的区域,但杨逸总是有办法把手伸到对手的脖子哪儿去,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天赋,还是一种偏好。  脖子和心脏还有小腹是人类下意识就会保护的区域,但杨逸总是有办法把手伸到对手的脖子哪儿去,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天赋,还是一种偏好。  绵张拳,杨逸自从学会了都没什么机会用。  “谢谢,请稍等。”  怀斯厉害,很厉害了。  怀斯的右臂已经使不出力气来了,他转过了身,没有上前,而是后退了几步后,突然道:“是我败了。”第983章 摩擦  杨逸左手拉,右手卸,喀叭一声就卸了怀斯的肘关节。  杨逸还礼。  这是在为自己的传承扬名,为一门即将消逝的拳法扬名,所以杨逸直身,肃立,微躬,沉声道:“绵张拳,请赐教。”  怀斯的右臂已经使不出力气来了,他转过了身,没有上前,而是后退了几步后,突然道:“是我败了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